盛庸
盛庸(?-1403年),籍贯不详,是靖难之役的中央军主要将领之一。建文年间,盛庸率军与燕王朱棣作战四年,前期多次将朱棣击败,并斩杀朱棣帐下好几个将领,后逐渐不敌。朱棣攻入京师后,盛庸举众投降,朱棣继续任用盛庸。盛庸辞官后,多次遭到弹劾,被指有异心,盛庸无奈,于永乐元年(1403年)选择自杀。 洪武年间,盛庸官至都指挥。建文元年(1399年),盛庸以参将的身份跟随耿炳文伐燕王朱棣。李景隆代替耿炳文后,他又隶属李景隆。   建文二年(1400年)四月,李景隆败于白沟河,逃往济南。燕兵跟随而至,李景隆又南逃。盛庸与参政铁铉全力固守,燕兵围攻济南三月不下。盛庸、铁铉乘夜出兵袭击,燕兵大败,解围而去,盛庸等乘胜收复德州。九月论功时,盛庸被封为历城侯,食禄一千石。盛庸随即被命为平燕将军,任总兵官。陈晖、平安为左右副总兵,马溥、徐真为左右参将,铁铉进升为兵部尚书参赞军务。

盛庸是明朝初年将领,靖难之役爆发之后,是中央军的主要将领之一。在战争的初期,曾经多次击溃燕军,到了后来则无以为继。等到朱棣攻入南京之后,率部投降,后又受朱棣任用。

 

盛庸生年不详,籍贯不详,在洪武年间官至都指挥。建文元年,朱棣起兵,靖难之役爆发,盛庸以参将的身份跟随大将耿炳文出征,讨伐朱棣耿炳文败给朱棣之后,朝廷以李景隆代替耿炳文,盛庸又在李景隆麾下听令。

 

建文二年,李景隆在白沟河战败,仓促难逃。在李景隆一味逃跑之时,是盛庸与参政铁铉率军固守。燕军一直围困济南三个月,久攻不下。后来盛庸又与铁铉连夜出兵奇袭,大败燕军,使得济南得以解围,并且趁夜收复了德州。同年九月论功行赏,封历城侯,食禄一千石,任命为平燕将军,任总兵官。

 

收复德州之后,盛庸就一直驻扎在德州。当时吴杰、平安防守定州,徐凯屯于沧州,三州相互辅佐,互为犄角。冬天燕军奇袭沧州,徐凯 被擒,又进逼济宁。盛庸得知之后,当即率军在东昌驻扎拦截,稳如泰山,率军冲击中坚,差点将燕王围困。后来燕王以百名骑兵殿后,这才成功脱逃。

 

尽管没有成功俘虏燕王,但是盛庸仍然对燕军造成了极大的损害。他下令部下前往拦截燕军,使得燕军元气大伤,其精锐几乎丧失殆尽。还是吴杰、平安在深州之战失利,燕军才找到出路,返回燕地,休养生息。

 

此后不知是因为时运的关系,亦或者有粮草不足的原因,盛庸在面对燕军之时,再没有向以前那样获得大举的胜利,几乎都是他在吃亏。

 

建文四年,灵璧战败,平安等被捉。盛庸于是孤军奋战,在淮水南岸排列战舰,准备将燕军阻拦在长江对面。却不想,燕将丘福等人偷偷渡过淮河,绕道盛庸军队身后,来了个突然袭击。

 

盛庸一军不低,只能退守长江。燕军渡过淮水,攻陷扬州。盛庸屡次阻拦,屡战屡败,屡败屡战,最终还是没能挽回中央政府的颓势。

 

燕王朱棣绕道攻陷南京之后,称帝之后,盛庸最终只能选择率残部投降,随即奉命驻守淮安。盛庸投降之后,受到了朱棣的起用,但是到底不比建文帝时期对他的信任和重用了。审时度势之下,盛庸选择了离去。

 

永乐元年,盛庸上书请辞,回到家乡。不久之后,流言四起,千户王钦揭发盛庸的罪状,说他意图不轨,对朝廷不忠。盛庸上书辩驳,但却无法堵住大家之口,无奈之下,盛庸选择了自杀,图一个清净。